1999年2月6日,父親楊紀琬先生在與病痛的抗爭中,吟誦著“為往圣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離開了弟子親人,離開了學問講臺,離開了會計戰線;但他留下了深邃睿智的思想,留下了奮進開拓的精神,留下了謙和關愛的情懷。父親自稱“會計迷”、“會計戰線老兵”,而于我心中,他是個“詩迷”、“書癡”、“人生導師”、“嚴父兼摯友”,更是“我國會計信息化的奠基者和領路人”。

早在1982,父親與閻達五教授在“論會計管理”一文中指出“科技革命推動會計職能發生重大變化,一是信息技術的引入使得會計的重要性日益顯著;二是內向服務進一步發展,日益向基層單位和業務領域滲透,與企業內部的經營和管理活動結合得更加緊密;三是會計工作從傳統的記賬、算賬向事前預測和管理決策轉化,對經濟活動有調節、指導、控制、促進、分析、考核等多種管理職能,從而開拓了“服務經營,參與決策”的新領域。”這段高瞻遠矚的預言,是歸納20世紀40年代以來管理學、會計學以及信息技術發展過程后得出的重要結論,特別指出了信息技術的引入將推動會計的變革。

一、家史

我的父親楊紀琬教授出生于原江蘇省松江縣(現已劃歸為上海市)城南十二里的南村。始祖楊君錫是個算命先生,他從浙江家鄉海寧一路替人算命,迤邐到了南村。娶妻生子,定居下來,成了當地農民。經過了硯巖、成嘉、德新、茂林、錦良、云亭、小云、鳳皋,到我父親已是第十代了。到了第七代云亭公,從務農致富,成了富農,他的兒子楊小云,也就是父親的祖父,竟成了村里擁有田產八百畝的大地主。楊小云是一位精于處世之道和極具經營頭腦的人,他家用于收取佃農上交大米的量具:量米斛(一斛是半石),與別人家的斛不同之處在于這只斛的內底上釘了一塊有元寶形狀的木塊。這是祖父為租地農民做的一件“好事”。那就是在佃農向楊小云交納租米時用這只斛量米。有了這塊木元寶在里面,農民每交一斛就可少交一升。于是農民說:“楊昭相是好人,做了積德事”。農民叫“楊昭相”,是對楊小云的尊稱。其實農民不知道,楊小云豐年時賤買,荒年時貴賣,從中獲取的厚利遠超過了這只木元寶。不然楊小云怎能成為大地主呢?曾祖父成了土財主后,想讓孩子們讀書。但是鄉下沒有私塾可念,于是請了一位松江城里的落第秀才錢韻亭來教我的祖父兄弟六人讀書,為了兒子們長大后能有出息,非常優待這位老師,除優俸外,膳食餐餐有魚有肉。

那時候風行留學東洋,我的祖父去日本學法律。在日本,他加入了同盟會,拜章太炎為師。父親在青少年時代秉承祖父刻苦學習、精于學業的精神,從小學習成績優秀。中學時考上了當時江蘇省最好的學校——省立松江中學。在中學求學期間,父親可謂文理全才,他最喜愛的課程有數學、語文和歷史等。我對數學的熱愛卻是父女同道。父親從小常和子女們嬉戲的游戲之一,就是練習心算和解數學難題,我們常樂此而不疲。直至父親身患癌癥晚期、生命彌留之際。有一天,當我走到父親病榻前看望他時,他吃力地舉起手臂,但目光卻忽然變得炯炯有神,指著床頭柜上的一張小報說,“報上有一道數學題,你解解看”。說完后,他便閉目養神。我看完了題目,仔細想了一下解題思路,剛要開口向父親介紹我的解題方案,父親卻搶先說出了他對該數學題的理解和解題思路。讓我驚訝的是,他在解題過程中所表現出的嚴密邏輯推理能力,一點也不亞于我這個數學專業的研究生。我更為他在惡病纏身之際,生活依然充滿情趣,樂觀而豁達的情操所折服。父親一生鐘愛數學,也為他日后進入IT領域,成為我國會計信息化事業的奠基者和領路人打下了邏輯思維能力的基礎。

二、知來者之可追,古稀首倡“會電”

時光荏苒,轉眼間來到了20世紀的七十年代末,計算機技術已逐漸被應用于國外各行業領域,但由于技術封鎖的原因,我國計算機技術在管理領域的應用幾乎一片空白。此時,父親卻敏銳地覺察到,計算機技術必可以應用于會計實務活動,甚至大有可為。1979年,父親剛回到會計司長崗位,即主持財政撥款560萬元,為長春第一汽車制造廠進口一臺EC-1040型號計算機,開展計算機輔助會計工作試點。我曾感慨他當時揮斥巨資的擔當和氣魄,父親笑答“及時當勉勵,歲月不待人”。

父親對于會計工作應用計算機技術的關切,可謂“鎮之以安,謀之以靜”,此時正在考慮何以名之、何以啟步、何以推廣。征詢我這個“計算機技術專家”關于命名的意見,我在查閱了國外相關資料后,告知父親,發達國家的習慣用法是EDPA(ElectronicData Processing Accounting)系統。父親據此并結合當時農業現代化、工業現代化、國防技術現代化等的流行語境,即將會計工作應用計算機技術命名為“會計電算化”。這個帶有濃厚時代感和東方思維色彩的稱謂,在1981年“財務、會計、成本應用電子計算機專題討論會”上得到了確認。

1982年,在北京市計算機中心工作的我,獲得了赴美國華盛頓學習信息管理技術的機會,這是聯合國開發署援助中國的第一個獎學金項目。父親抓住機會派給我一個“私活”——考察美國的“會計電算化”,立志成為數學家的我,就這樣在父親的引領下,開啟了“跨界”的人生。然而,與算法、模型和軟件打慣了交道的我,于會計原理和實務卻不“熟識”,這卻提供了我成為楊老的嫡傳弟子的機會,這也便是父女同事“會計電算化”工作的肇始。談及這段軼事,父親常笑曰“三冬暫就儒生學,千藕還從父老耕”。

出國后,我真正接觸到了“美國會計電算化”,大有睜眼看世界之感。二十世紀五十年代起,美國不少企業已經進入EDPA階段,實現了計算機自動記賬和生成報表的需求;而八十年代我抵達美國的當時,政府企業已經普遍實現會計電算化,大中型企業甚至已步入MRPⅡ階段,計算機在財務管理和管理會計等領域已經發揮了不可替代的作用,顯然美國會計電算化整體水平已經處于輔助管理和決策的較高級階段。回國后,我把考察的情況匯報給了父親,他大為感慨“與君來校遲,已逢搖落后”,但他也堅定了盡早大力推進中國會計信息化的決心,甚至開始自學二進制、計算機原理、數據庫原理等知識。

三、潮平風正行好舟,不拘一格育人才

經過深思熟慮,父親認為,由于企業財務會計工作受會計準則的統一約束,會計工作比其他管理工作更規范,也更便于開展計算機技術的應用;同時,會計電算化工作也會遇到阻力和困難,一是會計從業人員的抵觸情緒,二是會計電算化將帶來會計準則和制度的調整和變革;三是需要培養交叉學科知識的人才。

父親認識到,推進會計電算化工作首要任務是,培養既懂得信息技術又懂會計知識的復合型人才。他以時不我待的精神推動財政部財政科學研究所設立會計電算化碩士專業,并積極推進與中國人民大學聯合辦學,聘請黃菊波、王世定、王景新等教授設計電算化專業的會計學專業課程,同時責成我設計計算機技術相關專業課程。在父親的奔走協調下,1984年會計電算化第一批16名碩士研究生順利入學。我始與父親合作,10余年內聯合培養了弟子約12名左右,其中包括安易軟件公司創始人嚴紹業、金蝶集團公司創始人徐少春、大家軟件公司創始人李彤等。繼財政部財政科學研究所之后,國內多所高校相率設立會計電算化專業的本科、碩士的高等教育。有人評價父親對會計電算化的貢獻是,“令公桃李滿天下,何用堂前更種花”,而父親則笑稱自己是“不問收獲,但求耕耘”。

1996年,財政部財政科學科研所在父親的大力支持下,開設了我國第一個會計電算化博士培養點。我始任該專業的博士生導師。至2016年,共培養博士生和合作博士后30余名,涉及研究領域包括:會計信息化的內涵與外延、會計信息化的研究和發展體系等理論問題,會計信息系統建模、會計信息化的風險治理、內部控制與會計信息化、會計信息化的標準化體系、信息化環境下會計信息真實性評估等應用研究。通過大家的努力,博士團隊將致力于印證父親臨終前的預言“在IT環境下,會計學作為一門獨立的學科將逐步向邊緣學科轉化。會計學作為管理學的分支,其內容將不斷地擴大、延伸,其獨立性相對地縮小,而更體現出它與其它經濟管理學科相互依賴、相互滲透、相互支持、相互影響、相互制約的關系。”

例如我們認為信息技術的飛速發展是會計學與其他管理和經濟學科不斷發展并相互滲透融合的重要技術基礎。信息技術提升了會計信息質量和會計信息處理的能力,并提供更高效的反饋和控制系統,企業管理單元和管理人員收集和使用會計信息的成本大大降低,使得企業在管理成本可控的前提下實現更先進、更精細的管理理念。例如,責任會計要求對企業內部各個需要管控的單元進行核算,在手工或非網絡環境下,劃分多個虛擬會計主體會導致收集和處理會計信息的成本高于精細管理帶來的收益。而在現代的會計信息系統支撐下,限制會計信息提供能力的不再是會計人員收集和處理信息的能力,而是企業的管理理念。正是在信息技術的推動下,企業實現了財務業務一體化的現代會計信息系統,在各個業務環節動態實時收集用于決策支持的會計信息。正是在信息技術的推動下,會計學才能與多個管理和經濟學科相互滲透融合,相互推動實現螺旋式上升發展。

四、賬海無邊渡波瀾,軟件為舟方到岸

時至今日,會計電算化已經有了更廣泛的含義,其名稱也革新為會計信息化,會計信息化系統也經歷了面向財務部門的獨立系統;業財一體化系統;財務共享服務中心;智能化、云化的會計信息系統等的發展歷程。

從八十年代初,父親就開始關注會計軟件的開發工作,1983年,父親組織我、王景新教授和中國迅達電梯公司的財務總監水明華先生,策劃開發一套具備會計核算、預算管理和財務分析功能的會計軟件,我親自牽頭該軟件的設計、開發、測試、驗收以及應用培訓全過程,并將運維情況匯報給父親。這個軟件印證了父親對會計電算化前景廣闊的判斷,同時也使他認識到會計軟件未來將向通用軟件發展,市場化產品是大勢所趨。所謂“一花獨放不是春,萬紫千紅春滿園”。

其后,父親更加大力鼓舞學生投身會計電算化實踐,特別對會計軟件通用化和會計軟件產業化傾注了極大心血,特別關注他的弟子所開創的軟件公司,包括安易、金蝶、大家等財務軟件公司。并為金蝶軟件公司題詞“帳海無邊、金蝶是岸”,為大家軟件公司題詞“大家軟件是大家的管家”。即使到了病重期間,他還對軟件開發頗多感慨。正如徐少春先生所說,楊老最后日子里,對于會計電算化事業和會計軟件的情懷確是“感時花濺淚、恨別鳥驚心”。

父親離去已18載,把會計信息化事業留給了我們這些后繼同行。父親或許到達了高義薄云的至人境界,但我想,父親最值得紀念的是,醉心學術和求索真知的儒士壯心,砥礪前行和甘為人梯的清雅格調,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的真實踐行。而作為父親的長女,我更常留心、更常眷念的則是,溫文爾雅的迷之微笑,薄煙繚繞的朗朗詩情,雙眸閃爍的知來睿智。斯人已乘黃鶴去,中國的會計信息化事業還需要我們繼往開來,譜寫新篇章來紀念他老人家百年誕辰。

本文是楊紀琬先生的大女兒楊周南教授為紀念楊紀琬誕辰100周年而作,原文發表于《會計研究》2017年第6期。

來源:中國會計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