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說,財會人要想混得好,必須要考證,尤其是在財會行業。原因無他,人才競爭太過殘酷,不給自己多加籌碼,就要被淘汰了……

 76.jpg

不過今天要給大家說的,這位女同學于佳不僅僅考CPA,更是“跨專業”考下CFA踏進金融圈…

1、畢業后的義無反顧

畢業至今,至今已有5年多。此前,于佳在家鄉一家小型的券商工作了幾個月,加上年終獎來算大概月薪8K出頭,有著良性的上升空間,但是后來還是義無反顧的投向了魔都上海。

自從2012年,她應邀來上海游玩,見識了上海的繁華,就暗暗下定決心以后一定要來上海工作。

然而畢業后,這個決定卻遭到家人的反對,作為獨生子女的她,父母實在不忍心她去外地工作,但是在家鄉工作幾個月后,她還是決定來到上海。

2014年的大年初二,過完年,于佳花了好久的時間,甚至差點上演苦情戲,于佳最后終于說服了家人,承諾去上海發展個兩年就回來。誰知,一去5年。

別人畢業后的五年交出的成績單是朝九晚五、月薪8K,而她交出的成績單是CPA+CFA雙證,事業上升,年薪60W。以下是她的分享:

2、從四大到投行,目標感是堅持的源動力

走金融這條路,其實最開始的時候我是沒有想到的。大學在某普通的211高校就讀,雖然學的是經濟系,但因為某些機緣巧合的原因,大三時在德勤實習了一段時間,那時候覺得體驗還好,即使是加班也沒有那么難熬,再加上四大的平臺也不錯,畢業后就選擇進了四大。

現在很多人似乎對四大有一種誤解,總覺得四大的門檻越來越低,實力卻依然被神話。但你要知道,這個平臺中有很多你所不知道的牛人,他們可能是手握CPA、ACCA、FRM、CFA等等幾大證書、知識橫跨法律、財會、金融、風險等領域的大神,也可能是未來某世界500強企業的CFO。

而這些,坦白講,這是我覺得現在很多大學生,甚至是職場人最缺少的東西。與其花時間吐槽別人的實力,不如去想想自己想做的到底是什么。

所以那個時候我也開始思考,如果有一天四大這個圍城圈不住我了,自己的實力能不能去投行工作。

其實投行的要求很高,這個我知道,但是我覺得更難的就是沒有給自己設定一個職業目標,這樣就失去了自己的源動力。那個時候拿著月薪7K的工資,用月薪12K的努力,做著月薪20K的夢,其實想想還是比較慶幸的。

有了目標以后,自己就會想做很多有針對性的工作,四大第二年開始接手IPO項目,第三年嘗試自己獨立帶團隊,最忙的時候兩個月沒有休息,每天的睡覺時間只有5個多小時。后來通過一個工作伙伴的內推順利進了投行工作。

很多人覺得自己沒有目標,其實最簡單的辦法就是回頭看看自己的工資單或者是銀行卡余額,你也許不知道十年后想做什么,但是當下把工資從5K變成8K,絕對不是很難的事情。

a

3、沒有好的學歷,就用經歷和證書去彌補

工作中很多人最在意的肯定是學歷,但我想說的是,學歷絕對不是你比別人弱的最主要的原因,尤其是現在這個變化很快的時代,沒有好的學歷,用經歷和證書去彌補,完全是有可能的。

大學時,身邊很多人都在包裝自己的簡歷,想辦法找一些更好的實習。在這里給大家多啰嗦幾句,如果你學歷稍有欠缺的話,在大學期間要想辦法多找一些世界500強的實習,哪怕自己一分錢不賺,還要倒貼路費和飯費,這都是一條不錯的途徑。越往后你就會越發現,這個實習經歷是比學歷還要重要的一張名片。

至于考證,更是一件目的性比較強的事情。

在四大工作,CPA是必須要考的,這是唯一擁有審計簽字權的證書,沒有CPA的四大人就像沒有翅膀的鳥,飛不到更高更遠的地方,這個比喻我覺得大家應該能更好地理解。

而CFA被稱為“華爾街的入場券”,在金融方面的作用和含金量想必也不用多說。而且,CFA對大多數金融人來講真的可以算是王牌。目前我國已經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十幾億人口的消費大國,但是CFA持證人不足5千,所以無論是銀行還是投行券商,都會非常青睞CFA持證人。

所以,如果你想在四大發展或者是事務所發展的好,CPA是必須要考的證書,如果你想從事務所向更加專業的金融領域轉變,那再去考一些CFA或者是FRM證書,對自己的職業道路會有很大的幫助。

b

4、沒有人的考證之路是容易的,能做的就是堅持

四大人考CPA的狀態更多的時候就像又經歷一次高考,每天晚上加班到凌晨,然后抽空看一兩個小時的書,早上七點起床再看一個小時的書,然后趕地鐵去上班。如果想考出雙證的話,要吃的苦會更多。

所以我覺得,考證前首先要明確自己的目的是什么。

有些人的工作能力和理論能力其實很高,考證只是為了要一個能力證明,或者是一塊敲門磚,那么就應該帶著目的性,用最快的速度去考證。例如報一些高頓這樣的培訓班,在短時間內拿到想要的證書。

還有一些人,學歷不高,自身實力也不強,考證一方面是為了給自己一塊敲門磚,但最主要的目的還是提升自己的實力,讓自己有能力去做難度更高的工作,也給自己多一些的職業信心。對這類考生來講,考證之路就會更長更難。

但無論哪種目的,想拿下CPA和CFA,或者是其他一些ACCA、FRM之類的證書,最好的辦法就是堅持。

我考CPA用了兩年時間,考CFA用了兩年時間,中間有一年的重疊期,也算是在三年內考出了兩本證書。每天把CPA課程當做綜藝節目一樣看,幾乎成了家常便飯,生活也從大學的上課、實習、玩,變成了工作、加班、考CPA,甚至在臨考前反復進行機考練習,模擬考試環境以此來鍛煉自己的考試心態,雖然CPA備考的那段時間很辛苦,但很多事情就是這樣,當你經歷過之后再回頭去看,就覺得那些心酸也不過如此。

5、考證不等于高薪,但高薪離不開考證

其實,現在90后高薪的人不少,只是因為所謂的“你的社交圈都是和你水平差不多的同齡人”,所以不少人覺得拿到高薪是一件很難的事情。

在我看來,無論一個人的職業理想有多摸不透,但職場畢竟是現實的,考證路上的一點一滴付出,都會折成現金把價值藏在你的工資單里,這也是為什么越來越多人喜歡用薪資去衡量一個人的價值的最大的原因。

在考CPA和CFA這條路上,我一直都是辯證的看待這兩本證書的作用的。對于月薪5K的人來講,這張證書或許只值1K,對于月薪10K的人來講,這張證書的價值會上升到3K,但是對于月薪5W的人來講,這張證書的價值就會上升到2W。

之前很多人在說到CPA的含金量的時候,很喜歡用一句話叫“很多銀行的行長在自己的名片上除了注明行長職位,還會注明自己是注冊會計師”。其實換句話說,注冊會計師可能是為了讓大家給自己這份行長的工作多一分能力的認同感。

所以考證不等于高薪,但通往高薪的路上,考證絕對是最直接證明自己能力的一條捷徑。先明白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然后讓努力配得上自己的野心,才有可能把自己覺得不現實的,變成自己工資單上最顯眼的數據。

c

2016年8月份(6月份考,8月底出成績),于佳通過了CFA三級,此時于佳仍未換工作,加上內地的券商工作經驗,于佳共計積累了4年多一點的投資相關工作經驗,剛好滿足申請CFA持證的要求。同時,經過2年職場的熏陶,于佳在領域內工作的資歷已經頗深,在行業內小有名氣,工資更是漲到了年薪35萬港元。

2017年2月,于佳提出了離職,很有趣的是,離職申請書上寫的理由是:

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說到這里,朋友告訴我,他很好奇于佳的領導看到這個報告的時候是什么表情,但是于佳沒有多說,只是神秘地微笑。

2017年3月,于佳憑借拿到的CFA證書加上數年的工作經驗,成功拿到投行的面試通知,共兩輪。第一輪是兩位經理電話面試,第二輪是去公司面試,一個副總裁(VP)和兩個執行董事(ED)面試。全程純英語。

公司面試的那天,副總裁(VP)問她:What do you think is the meaning of life?

于佳沉默了一會,回答:Live as you want。

最后,于佳通過了面試,成為投行的Analyst,薪資75萬港元。

“這是一個新起點,我不會止步于此”,于佳說。

今年1月,于佳訂婚,計劃今年十一結婚,薪資也漲到了85萬港元,她漂泊的靈魂,終于在職場和情場的成功中有了歸宿......

“她總是輕描淡寫她背后付出的努力,但是我知道她一定付出的比我想象的多。”朋友說。

此文完,分享這篇文章,是希望你們,終有一天,也能做到:Live as you want。

來源:本文轉由注冊會計師整理發布,編輯Tony,如需轉載或引用需申請授權,版權歸原作者所有,侵權立刪。